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新闻中心 —

苏州天脉导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那时凤州还叫蛇

  凤州距离都城【兰平】拢共不过百里,勉强算是半个皇城根儿。

  虽说这地界儿不起眼,也不是什么军事重地,但却被皇家看中,更属兵家必争之地。其原由这还得说到凤州的佘【she】山,凤州本精怪传言极多,其中有个名声极大的妖精便是位于佘山的【雪】。

  这个妖精厉害到什么程度呢?

  这么说吧,凤州专门为其建起了庙宇。

  原是某朝某代时期,那时凤州还叫蛇州,凤州佘山还叫蛇山。

  蛇州大旱三年,朝廷昏庸无道,根本无意治理灾荒,流民遍地,饿死了不少人,一时更是出现了易子而食的情况。

  就在这危难之时,蛇州忽被一场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雨救活,接踵而至的便是蛇山凭空出现了一座名为【雪】的庙宇。

  这庙算不上威严,甚至修建的有些古怪,不像传统意义上庙宇的建筑结构,此庙面朝正西,山门进去便是长廊,左右各一个池子,池中有荷花,当中零星可以看到三两小鱼嬉闹,再往前便是前暮鼓后晨钟二楼,这钟鼓楼倒是对应山门与东西的朝向,在往前便是正殿了,殿前数排石灯,殿里供奉的是一座鹿角兽身虎爪马尾的神像,像前设有供桌,桌上放着香花以及时令瓜果。

  想理灾荒年间,填饱肚子都难,谁会有心思和力气去修建这么一个怪异的庙宇,里面供奉的是谁,谁也说不上来。

  庙里也没个和尚,唯有一只橘猫,孤零零在神庙檐角的琉璃瓦上卧坐着,像是在守护神庙一般寸步不离。

  谁又无法解释这一切,一系列的联想下,人们只能得出了这四不像是蛇州守护神,既然庙叫【雪】,那里面供的想必就是雪了。

  数百年来,这个守护神对蛇州也是庇护的很,一直以来都是风调雨顺,连年丰收,这也让不少权贵之人红了眼。

  朝代更替,就算各地再怎样战火连绵,也会因为各种原因不会蔓延到蛇州。

  故而渐渐便有了得天下,先得蛇州;得蛇州者,必得天下的传言。

  就是因为蛇州的这个特点,几朝皇室数次三番想在蛇州建都,却因为皇家本家与这个蛇州的这个【蛇】相冲,折腾了几次也只能作罢,而后便在蛇州旁的兰平建了都。选择兰平有一大原因便是,蛇州三面环山,而这山正南正东,两边是兰平的地界,如此一来,就算不在蛇州建都,从地理位置看蛇州也是在兰平的范围内。

  日子转瞬即逝,转眼就过去了数百年,皇家一直眼红,放不下蛇州这块肥肉,几次三番的在蛇州这边修建行宫,虽一直受“天灾人祸”所困不得完工,但也算是勉勉强修建了一个皇家山庄,说到底也就只是圈了一座山草草作罢,经这么一折腾蛇州的三面全是兰平的地界。

  时间一转眼便过去了百年,虽是天灾不来,但奈何人祸难免。人总是这样战乱时想和平,和平时又好战。

  “如今之动乱,乃国家兴亡之际,各地早已战火四起。为何小小凤州却独善其身,在这虚无的神鬼之力下安逸苟活吗?若是因为这庙,那毁了便是!建它是为普度众生,如今砸它更是为普度众生!待我等重整这大好河山!”打头的激进份子,作势挥舞着棍棒,一脸亢奋的说着些激进的话语。

  簇拥者们像石头击入水中激起的涟漪,一浪高过一浪。

  激进分子们就这样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闯入庙中,对庙宇大肆破坏,人们肆意挥舞着手中的武器。

  钟楼鼓楼轰然倒塌,火焰叫嚣着乘着风似乎要吞没所有,恶徒们的手同时也伸向了神像。眼看棍子挥向就要神像,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大力的划破了夜空,似乎天都要被撕开一道口子一般,寂静的夜里不断回荡着雷声沉闷的回音,大地都跟着震动,像是用尽最后力气的呼号,要把沉睡的神像叫醒一般。

  神像沉寂片刻,没有收到任何外力影响便在顷刻间轰然倒塌,凤州的数百年的安逸在此刻画上了一个不怎么圆满的终结。

  一只橘猫从房檐翻身跳到神像前,体型陡然间幻化为数丈之高的妖兽,橘黄色的毛发衬着月光隐约发着明黄的亮光,尖利的獠牙撕磨着,对着人们发出凶猛的嚎几艘,低沉且凶悍,锋利的爪牙在一瞬的雷光下衬的犹为恐怖,震慑着暴徒们不敢移动分毫。

  神像伴着雷声四分五裂散落一地,大块的面部跌落在一旁,无光的眼睛紧紧盯着这些愚昧的凡人,骇人的闪电光芒照耀下,一切格外阴森且狰狞。

  人群中出现了不少怯弱之声,“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触怒了雪大仙,我们会不会死掉?”

  “是猫妖,是猫妖,这是雪大仙的护卫,完了,完了。”

  “啊?我们会死掉?不要啊,我不想死。”

  “怎么办?怎么办?我们要完了。”

  带头的也被这阵仗瞎蒙了,他本就是想装个X,好树立威信,揭竿而起成为一代枭雄的。自己不是凤州本地人,对于这个雪庙也就只停留于人们口口相传的神话故事。鬼神之力?自己不过只一介渺小的凡夫俗子罢了,自己哪里见过,看来今天是要折在这里了。

  这些人也顾不了其他,纷纷拔腿就跑,橘猫也只冲着逃跑的人们咆哮了几声却没有离开神庙半步,看着人们跑远了,眼中一片淡然,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以后他们都会自食苦果。

  橘猫回头静静看着散落一地的神像,他的关注点只有神像。

  细数下来,神像建成到这日整整七百年五个月零十五天了,虽以这般结果完结,倒也勉强算是功德圆满,毕竟有时因果是很让人琢磨不透的,此刻的果便是上刻的因,下刻的因便是此刻的果。

  散落一地的神像碎片抽离出像沾了露水的丝线一般重新融合,最终幻化为一个一米六五的妙龄人儿。

  一身红衣松垮破烂,基本就是搭在身上,也起不到什么避寒作用了,如墨长发也是慵懒的散着,发梢微微拖地。抬起消瘦且略微苍白的脸庞,眉头微微皱起,眼眸低垂,像是没睡醒一般,脸上有些许不耐烦,面容姣好,倒是有些分不清是男是女,这人便是被人们奉为凤州守护神——雪氏一族的族长【雪涵】。

  各路神仙的真名都是金贵的很的,都会全部藏起来,或者藏一半,只称呼做法名道号之类的,毕竟名字是世间最简单的咒。如果被别有用心之人知道,就等于把自己的性命送到他人手中,任由他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雪涵看着那几人逃跑的方向嘴角淡淡翘了翘,鼻息冷哼了一声,人没意思,雷也没意思,自己本不想蹚继续这趟浑水,好好做神像,懒懒散散多好,看来眼下不得不出马了。

  “欢迎回来。”一旁的橘猫一抬手转身幻化为翩翩美少年,对着雪涵微微鞠躬后,翻手便自己身上宽大的斗篷披在瘦小的雪涵身上,毕竟雪涵那件实在太过破烂了,不少肌肤已经暴露了出来。少年郎脸上虽是面无表情,但颤抖的手和闪烁的眸子里,分明克制着难以言语的喜悦。

  这少年平日里是个极度安静的主,常常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响。跟着雪涵也有不小年头,起初就因为平日话太少,明明是只猫,却连个喵不会喵一个,但奈何生的好看秀气十分,雪涵又爱又恨,索性赌气取静一,做了橘猫的名字。

  听起来像是个姑子的道号,可却是取自【纯粹而不杂,静一而不变】。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