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新闻中心 —

聚力合作同心意,共建辉煌赢未来上面是兽眼是

  故事回到眼下的凤州佘山。

  虽说这凤州不过百里便是都城,可凤州也不是久留之地,眼下四处战乱,凤州不久也将战火延绵,唯都城的杀戮之相还只是暗流汹涌,去都城倒不失为一个上策,加上距离近,雪涵刚苏醒经不起折腾,况且都城还有旧人李丽静。

  这李丽静是雪氏二十四死忠之一,死忠都是当年受过雪氏照拂着的,最多时一共二十四个,各族各界都有,可经过当年的大混战后,如今只剩十五个人分散各地暗藏起来,等待随时唤醒。

  现如今李丽静便是距离雪涵最近的死忠,在兰平有家名号【雪阁】的铺子,都城的地段风水均上佳,铺子里卖的是普天之下的各式奇珍异宝,同时雪阁也是雪氏余下幸存者的聚集地、联络点,各族各界均有一座。雪阁平日里极为冷清,鲜有顾客上门光顾,不过这到遂了雪涵的意,他是很不喜嘈杂的。

  雪涵到雪阁时,李丽静已经在门外恭候多时,毕竟那破天惊雷就是大罗金仙渡劫也没那般震撼,位置又是当年的蛇山,便是整个三界也在瞬间都知晓了雪涵的苏醒。

  李丽静和记忆里没太大差别,还是记忆中那般如琪花瑶草、雍容雅步。唯独脖子上系着的兽眼图腾符号的帕子在雪涵眼中显得极为刺眼。

  雪氏是亏欠了李丽静的。

7月14日,在苏州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贤鹏、昆山市住建局物业科科长张庆祖、高新区科技局局长熊伟、昆山高新集团纪委书记李雷、昆山高新集团副总经理周建、苏州科达公司副总经理朱风涌、南通二建东恒盛公司总经理徐飞伟、东南大学教育基金会秘书长芮振华、宁波银行苏州姑苏支行行长助理黎强、企运网董事长罗宪许、三意集团董事长胥德云等领导的共同见证下,三意集团与苏州建筑工程集团合资成立的三意科技(苏州)有限公司揭牌启动仪式圆满成功。三意科技(苏州)有限公司将围绕住建部关于智慧建筑行业的发展要求,加快推进智慧建筑、智慧工地云计算中心、智慧城市建设,充分发挥三意集团、苏州建工资源互补的优势,合力筑梦,共创美好!

  那帕子原是死忠人手一条的,上面是兽眼是雪氏的图腾,便也是死忠们的图腾,帕子早先那都系在手腕,如今独李丽静系在了脖上,全是为了遮挡当年留下来的那条狰狞伤疤。

  雪涵的脸色暗了些,却也没说什么。

  “大人,欢迎回来。”李丽静察觉雪涵的神色有些低沉,便打岔道。

  “嗯。”雪涵轻声回应道。

  雪涵到雪阁三日了,日日闲的很,与神庙时没什么太大差别,好在日日有各式珍果仙桃和花饼如流水般送来,人虽然没露面,雪涵也懒得过问,只管送多少吃多少。这般珍宝似的甜食可抵得过极上乘的仙丹,毕竟那玩意也就神仙家的乐意鼓弄。

  雪涵嘴刁,不喜咸,不喜酸,不喜辣,独喜甜,可寻常甜味雪涵又觉着腻,李丽静本还困恼该怎么伺候这位大爷,正好送来的吃食都是极合雪涵胃口的,至于不露面的那些个人,也不用劳什子费力气猜,这些珍果独新天帝在云端开辟的院子结的出来,况且花饼的酥皮表面还有神族的宝印,李丽静也便由着雪涵贪嘴。

  前三日吃食一大早便送来了,第四日都临近晌午了还没来,李丽静懒散依着雪阁的门槛看着西方的天空,估摸着今天是要来稀客,来的便是新天帝【执月】。

  这新天帝执月往根上说是西方天帝少昊的后裔,许是血脉匀的差不多了,执月不像他家祖上都是劳什子鸟身、猪头之类的,光是听着有够吓人的,执月生的面容姣好,唇下靠右的位置有一颗小小的痣。

  执月自立为帝后,除本家的图腾凤凰外,他自己的图腾为黄莺,两者一般就是朝服和私服之分。

  对于执月,雪涵的意识里就是一个移动的麻烦,外加零食补给站,静一虽对执月没什么成见,只觉这人就是碍眼了点,谁让自己家的雪涵如此明眸皓齿、貌美如花呢?

  “怎么苏醒也没主动联系我?要不是我今天抽空过来,你是不是都不打算联系我了!受人供奉都七百多年了,怎么还是怎么不会照顾自己,你让我怎么放心啊?”执月身着一袭白衣,浅蓝色的水波纹发带轻飘飘的搭在肩上,脸上棱角分明,唇下的痣都是和谐的完美,深邃的眸子在进门的瞬间一闪而过几分邪魅与算计,不过当目光望向雪涵时,满眼唯有漫出来的温柔与宠溺,活像一只大型犬。

  执月相来如此,事事算的精明,独在雪涵面前就是一脸天真烂漫的样子。

  静一抬眼便看见进门便不客气的坐在雪涵一旁的执月,不由翻了个白眼,从软塌上起身径直卧在了雪涵腿上,还时不时用尾巴撩一下雪涵的胳膊,用行动宣告领地主权便是最简单也最直接的方法。

  瞅着执月眉毛都快被他眼中喷出的怒火给烧着了,两人间的雪涵也实在无奈,这二人虽没什么太多的交际,但一见面就掐,这都多少年了,不过雪涵从不不偏向谁,只起身依着窗子坐,离他俩都远远的。

  今日的阳光微醺,惬意的很,微风更是舒爽,沁人心脾。

  “联系?搞我庙的不就有个你吗?怎的,难道要我也像你那般折腾一番?换了个什么高位子坐坐?你要是看我闲的慌,就给我寻些珍馐美馔~”雪涵狠剜了执月一眼,没好气的怼了句。

  前天帝磬突然猝死,执月既不是天帝之子,与罄即不沾亲也不带故,执月本就一个神族将军,最多往根上寻就是祖辈殷实些。按执月的说法就是,【反正手里有兵权,位子又空出来了,自己就勉为其难的坐了呗。】不过雪涵可不信执月的这套连篇鬼话。

  执月从袖子里小心翼翼拿出一个琉璃宝盒递给雪涵边念叨是自己的错。

  琉璃宝盒的盒盖上雕了一只兽,口携桂花,踏云奔月,虽说工艺糙了点,但胜在造型还算美轮美奂的。可仔细看了一眼那兽的形象,雪涵脸便黑了几分,险些抬手就把那琉璃盒分分钟化为灰烬。

  这盒子是执月自己刻的没跑了,因为携桂踏云奔月只有嫦娥。雪涵只管一旁脸黑,而执月全无天帝的威严,还是一脸臭屁的显摆着。

  进来送茶水的李丽静看到雪涵黑着脸看着手上的琉璃盒,便瞅了一眼,便乐出了声,吐槽执月是个蠢的。雪涵的兽相不会飞,这是各界都知晓的,也是雪涵心里的暗伤。

  执月倒是一点也没有受打击,继续兴冲冲的显摆着,执月老妈子对于雪涵一向都是【自家的最好】。

  雪涵打开琉璃盒才发现,盒内是两根缩小的的骨棍,眼睛微微一亮,便又暗了下来,脸不免又黑了几分。

  “你怎么把我的角搞的这么丑?”雪涵嘴上嫌弃,但手上还是把骨棍从琉璃盒拿了出来,雪涵翻手间骨棍便放大到初始长度。

  这一对骨棍本是雪涵的一双角,大混战时被砍了下来,便一直在神界,作为炫耀的战利品。砍下来自是接不回去的,但改做兵器却是极佳的材料。两根骨棍长两米有余,棍上刻满繁琐的咒文,还时不时能看到几丝不断游走的血丝,仿佛是活物一般,满是煞气,可乍一看上去根本就是两根巨长的筷子,使用起来实在滑稽。

  “你这个家伙,这是武器还是筷子吗?要我夹东西对手脑袋吗?”雪涵拿了一根骨棍戳着执月的头吐槽道。

  执月一脸委屈巴巴的伸手作势准备要回骨棍,雪涵剜了执月一眼,但还是把骨棍收下了,总归是自己的东西,不带还回旁人的。

  一旁的李丽静顺手接过骨棍抬手挽起雪涵散落的长发,抬手盘了一个简单却精致的云莺髻,两根骨棍做发簪也是正正好的。

  眼看这就是打情骂俏的节奏了,静一实在不想看下去,便酸了一句嘴问询到平英殿下的下落。

  雪涵轻易也顺着被轻易话题带走了。

  早年平英殿下与雪氏有过一些交际,大混战之初便没了平英的下落,碍于当时的敌对关系,人心惶惶,加上自身难保,很多事情不便随意打听,直到大混战结束也还是没有平英的消息。

  执月虽不高兴静一打断缠绵,但还是回应道,平英殿下出事了,时间就是大混战前后。

  天帝用自己儿子做容器,当然,不是他这个新天帝。执月边说边兴冲冲的拍拍自己胸脯。

  雪涵没有反驳执月说他自己是好天帝,毕竟上一任天帝的人品太辣鸡,反倒是被封印的,他挺感兴趣。

  “不知道,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当年大混战涉及太多,很难一时间知道其真正目的。不过想想也知道,能封印在神族太子的体内,必定是个力量强大妖怪或者其他什么有特殊意义东西吧。”执月撇撇嘴,手上把玩着雪涵的长发,不断在指尖缠绕着,打岔道,“记得上次见你时,你头发也只到膝盖,如今已经落地,我好像知道凡人的信仰之力在你身上都去哪里了。”

  “再说我个子的事,小心我踢你膝盖!”雪涵哪里不知道执月这是在嘲笑自己,便把自己头发从执月的魔爪下解救出来,没好气的回怼。

  不是雪涵矮,只是相对起来雪涵小巧一点,执月两米多,静一也一米九六,就连李丽静都一米七,而雪涵只有可怜的一米六五。

  “行,行,不说这个。话说回来,估计你还不知道,鬼族最近一直有意与罄的旧党交涉。我怕有对你动什么手脚,我这边最近也是分身乏术,没办法明着来,这才找到你。这几天交涉虽停止,但鬼族的活动更频繁了,似乎目标是佘山,所以我今天才来于你商讨一下。”

  雪涵淡淡一笑,佘山不是什么重要地理位置,只不过雪氏在此地落过根,自己在这里做了多年神像,如今佘山让鬼族忌惮到如此蠢蠢欲动的,该是占山的那起登徒子了。

  “嗯,针对你是正常,谁让你作天作地呢~话说你是不是还不知道你的上一任怎么挂掉的?”雪涵指尖弯曲,轻点着下颚坏笑道。

  执月还真不知其中原由,当时本就想造反杀了磬为雪涵报仇解狠,没想到磬突然暴毙了,反正兵都集合起来了,就捎带把天帝的位子也坐了,只是其中种种详情对雪涵这边省略了。

  “鬼族目的是什么目前不清楚,但眼下旧党都不敢轻举妄动,鬼族却如此行事乖张,便是有什么突发状况让鬼族不得不这么做。寻常人生死簿一画便可,旧神许多都是没录入生死簿的,我也是,况且如今我又不在佘山,去了除了大费周章,也没什么作用。眼下在佘山的,鬼族一直想除掉的便是如今佘山上的首领一个叫玉轩月的凡人。他算是杀的天帝的重要人物,当然最后动手的还是鬼族自己。但他鬼族不知道的是,我也是重要人物之一,光堵上玉轩月的嘴,可没什么用。”雪涵歪歪头。

  执月原以为这佘山玉轩月就只是一个不成气候的【对半货】头目,如今看来,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嘴上说着有意思,但实则注意力还是在雪涵身上,暗暗思索自己应该去探探这个玉轩月的虚实,毕竟凡人都坏的很,免得雪涵被蒙骗了去,雪氏一向不善于对付复杂人心。

  话不过半晌,雪涵便示意执月看向门口,有个神官一直在偷偷往里面探望,神色比较慌张像是有什么要紧大事要禀报。

  “麻烦!”执月撇了神官一眼,眉头一皱小声呵斥了一句,但还是起了身,神官的到来就意味着快乐的旷工时间要结束了。

  “行了行了,赶紧去吧,要是耽误了神族的事儿,我可担待不起。佘山的事,我出马了,您老只管放心好了。”雪涵总是不忘酸执月一下。

  执月到门口转身带上门,回头便冷着脸询问神官变故。

  据神官说,鬼族知晓雪涵苏醒,如今已是狗急跳墙之势,鬼族的首领阎罗王现在已经带领冥兵冲着佘山去了。

  待神官说完,执月的回头看了雪涵一眼,转身便走了。

  雪涵手摩挲着执月送来的琉璃盒,早料想执月来这一趟,必定有事,执月的脾气倔,万不能求雪涵帮自己。

  沉寂多年,是时候动一动了,不然新来的生瓜蛋子都以为她雪涵是那么好欺负的。

  不过雪涵还是有些担心的,磬已经暴毙,平英也失踪了,那磬的旧党为什么要鬼族联盟?究竟知不知道磬的死因?再者就算绊倒执月,可谁做新天帝?极力敲打佘山是否纯属是鬼族的私心?还是另有其他目的?这么多问题一时间也是一个头两大。

  执月的这个天帝当的是不光鲜,旧党也一定是无不时时刻刻盯着执月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反扑,给执月以致命一击。执月本是驰骋沙场的武将,这般搅弄人心哪里是他玩的转的,执月与雪涵的关系虽没摆到明面,但又有哪个不晓得,鬼族说不定就是旧党用来试试这水深浅的。如今明面上对着佘山,但佘山毕竟是雪涵的地盘,但这明里暗里无疑都是打执月的脸,若是执月出手护了无疑就坐实了神族天帝与雪涵有染,他们便可各方施加压力,倒时候执月的这把交椅可就坐不稳了。若是执月不出手,便可捎带除一个旁人看来无关痛痒的玉轩月以及【对半货】,以除后患嘛,总归鬼族是不吃亏的。

  如今鬼族突然行动攻打佘山,无疑是忌惮雪涵的力量,当年雪涵的实力就十分恐怖,如今大势归来更是锐不可当,实力差距太大,正面杠无疑鸡蛋上碰石头,如今唯有速战速决,杀一个措手不及,赌这一线胜利希望。

  急于攀附的鬼族,刚复苏的雪涵,被觊觎的执月,暗自摩拳擦掌的旁观者,其中谁又是个省油的灯呢?

  雪涵力量方面是没的说,唯一短板便是不会飞,飞行法术也是无法修行成功,如此一来静一便顺位成为雪涵的坐骑。但也只是化为人形单手抱着雪涵,至于为什么是人形,原因是雪涵对静一的兽相巨大化总是没来由的恐惧,总不能说自己怕自己小弟的兽相吧,太丢脸了,便谎称静一的兽相巨大化的脱毛量太大,勒令静一最大可能减少兽相巨大化。

  化为人形的静一比雪涵高出很多,对比之下雪涵身形尤为娇小,只需单手便能抱起雪涵。

  为这静一可没少在执月面前显摆,毕竟执月也就当年救雪涵时抱过那么一次。

  静一面庞极为俊俏,鼻梁高挺,眼眸深邃十分,透着阳光般的颜色,唇形偏小,唇珠饱满,唯独嘴角是一如既往的没有弧度。可惜,合着就是一张帅气的死人脸,身着一席和雪涵花纹同款的黑衣,帅气非常。

  走时李丽静不免寒暄一通,毕竟雪涵刚苏醒不过几日,便要入这深诡地狱般的浑水之中。

  雪涵吩咐李丽静若是有什么情况,便来佘山找他,如今不能保证李丽静这边有没有危险,留一手保险一点。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